约会是欺诈

你是否在与一个爱情骗子约会?

如果你在交友网站上或其他的社交网站上遇到一个人并开始网络交往, 无论是友好还是亲密,那么你有可能成为情感诈骗的受害者。其中一个需要警惕的危险信号是-没有视频交流。我们生活在一个移动设备非常方便的社会; 如果他们没有办法在手机,笔记本电脑,台式机或网吧进行视频是不合乎情理的。 

爱情骗子喜欢冒充石油钻塔工,军人,工程师以及拥有大量政府合约的商业人士。这些职位会协助他们呆在很远的地方并有助于他们隐藏真实身份。如果这听起来很熟悉,那么你有可能是网络约会诈骗的受害者。 


受害者之所以会卷入诈骗, 是因为他们认为他们在进行异地恋,爱情诈骗不会在现实世界中约会, 比如打电话, 视频, 甚至是见面吃顿午饭。全部都是电子设备,短信,发邮件以及社交网络。诈骗犯就是这样让世界变得渺小而亲密的。


当关系稳固的时候,骗子就会通过重塑你们两个人之间的动力来操纵角色。他们会变为受害的一方, 而你变成了他们的救星。他们会告诉你他们遇到了法律问题,需要钱找律师。工程师会抱怨一件昂贵的机器坏了,而且他们的银行账户无法使用。声称自己是鳏夫的人会讲述病患儿童的故事。他们期望你是他们的“救星”,而这些往往涉及到金钱。 


搜索爱情骗子. 


当被爱情骗子诈骗成为受害者时,你的第一反应就是确认罪犯身份以及位置。想要确认骗子的身份并找到其行踪并不容易,主要考虑到他们会躲在假照片背后,使用预付费电话,VPN, 以及有的时候团伙作案。但这并不意味着追踪以及确认他们的身份是不可能的。 



如果你想要对骗子进行搜寻来结束这一切, 我可以理解。然而,想要收回资金,关注点应该放在收到资金那一方。在爱情骗局中,唯一存在的真相就是你寄了钱, 并且有人收到了这笔钱。 


照片中的这张脸是谁? 


关于照片上这张脸究竟是谁这种挥之不去的问题;是一种可以理解的好奇心。 


获取帮助

黑信帮助

网络敲诈:Grindr勒索和敲诈

我的客户X先生是一个有三个孩子的已婚男人。他注册了Grindr,他在个人简介上说他想找点谨慎秘密的乐趣。不过他遇到的那个人却差点毁了他的生活。联系X先生的那个人看起来好像跟他住在一个城市。两人交谈甚欢,互相交换了几张裸照。然后那个人提出在他的公寓见面,并且要了X先生的电话,说要用短信告诉他地址。


之后发生的事情让X先生双腿发软、恶心欲吐。在10条短信之后,他的名字、家庭地址、职业信息,连同他妻子的Facebook主页都被那个人所知。最后的几条短信还是他在做那个事的时候的照片。接着电话响起,一个声音要求他支付1000瑞士法郎,否则就把那些照片发给他的妻子。


如果你想在网上寻找乐趣,你必须知道对方是一个真实的人还是一个网络骗子。你不能头脑一热,就发送那些对你不利的照片。我明白这看起来不那么有情调,不过聪明一点总比被勒索强。


我是个人隐私专家,在我的观念里,每一个接触我的人都可能是警察,罪犯,或者是神经病,除非我可以确信他们不是。在约会和寻找性伴侣的时候,每个人都只是一个陌生人,除非你可以相信他们。也就是说,你不能马上相信一个你刚认识了十分钟的陌生人。一旦你按下发送键,之后的事情就不在你的掌握之中了。你难道想让一个陌生人控制你吗?


勒索者并不需要图片来勒索。


我的另外一个客户很谨慎,他没有发送任何照片。但是他仍然犯了错误,他发了一些很露骨的短信。勒索者发给他一份他的LinkedIn联系人名单,连同他上司的邮箱地址,立马要他支付两千美元。


如果你正被敲诈或勒索,Frank M. Ahearn 可以帮你。


黑信帮助

军事骗局

爱情诈骗: 新加坡& 中国

上个月对于尼日利亚爱情骗子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月份, 他们锁定的目标是来自新加坡以及中国的受害者。每一个受害者都是在约会应用软件上遇到了他们的骗子,每一个都寄了几千美金。 


石油钻塔工说他在迪拜海岸外的一个钻井平台上。奇怪的是, 它能发短信,通过谷歌环聊工具聊天,但却逃避打电话以及视频交流,说平台上禁止这些。


石油钻井先生计划在月底探望他的受害者。在出行的当天,她接到了一个石油公司的电话,称他在医院里;由于她不是亲属,所以他们不会说他在哪里。接下来就是骗局,一家假运输公司联系了她并解释说,石油钻井先生给她寄了一个包裹,但没有支付费用,如果她不支付7500美元的费用的话,他们将把包裹作为无人认领留在机场。


军人会告诉受害者军队以虚假指控逮捕了他。他的律师联系了受害者;称他需要一万欧元作为军人的法律辩护。讽刺的是,这位所谓的军人在阿富汗,但却以一个尼日利亚人的名义要求将欧元汇往德国的一家银行。


还有钻石商人计划去探望他的受害者。他说他寄了一个包裹。第二天,税务局的一位官员联系她,称因为这个包裹里面装着10万美金的钻石,她有义务支付相应的税款,否则后果将自负。


这些只是新加坡受害者遭遇的几项罪行而已。世界各地到处都有类似的受害者。此外, 必须要指出的是每一个受害者只会说一点点英文,其中两个与骗子有过通话,并且两个都以为他们是美国人。我听了他们声音的录音,他们都是尼日利亚人。


无论你是在新加坡,中国还是德国,最起码要清楚你究竟在网上与谁打交道。创造界限,没有视频交流,屏蔽此人并且坚决不要寄钱给你在网上认识的任何人。

Frank M. Ahearn 会识别来自世界各地的爱情,军队,以及钻井工人诈骗犯。 


获取帮助